【肺癌】丘漢平》每多活一天就能給患者帶來無限的希望

FCF_20092131344745
肺腺癌/第三期B

尼采曾說過:「苦難的人無悲觀的權利!」相信罹癌者及其家屬都曾遭受此人生的苦難;但透過心念的轉化,我們又何嘗不是罹癌受益者。適逢基金會舉辦此活動,願以此二種身份的歷程與心得與癌友共享。

早 在2005年的例行健康檢查時,在我的胸部x光片就發現有不明顯的黑點,但一方面因父親直腸癌轉移至肝臟,病情相當不穩定,需時常進出萬芳醫院;另一方面 萬芳醫院的醫生對我的x光黑點有不同的解讀:有醫生懷疑是惡性,須馬上開刀;有醫生認為不明顯,應可以再觀察是否有所變化。因此決定暫時將自己擱置,先把 父親的病情控制穩定再談其他。

事後有人問我是否後悔當時沒有馬上為自己動手術,我回答:「不後悔!」因為最後一次父親出院是我背他上5 樓,也是我幫父親完成在世最後一次的剪髮與洗澡。若是我當時手術(割除肺葉),除了父親無法承受手術失敗的風險,復原期間我也無法為父親作任何事情,甚至 還造成他為我的病情擔憂。 

不料父親的病情每況愈下,第三次進去萬芳醫院加護病房後就沒能出院,在加護病房他握著我與內子的手:「希望全 家和睦相處,好好把小朋友扶養長大」。父親在臨走前意識都相當清楚,但卻因敗血症及肺炎等併發症奪走他的生命,而父親的心跳與呼吸眼睜睜在我的眼前停止, 此時我才真正領教癌症的殘酷與無情。父親的離開無疑是對我一大打擊,其悲傷的心情直至今天都無法完全釋懷。對於一個單親家庭而言,父親是我們家庭精神的支 柱與生活的重心,含辛茹苦的拉拔我們兄妹長大,直至今天我才從小朋友的身上體會父親對我點點滴滴的愛。

父親百日後,因為太太是醫護人員,督促我再作進一步的檢查,而我卻不敢再踏進萬芳醫院,只因為一進醫院…思念父親的情景就會湧上心頭;因此選擇另一 家醫院(新店慈濟)作進一步追蹤。或許是上天認為應該是揭開謎底的時候,在別家醫院沒有取樣到的,在慈濟醫院的支氣管鏡竟然撈到長在右肺角落的癌細胞;還 記得醫生告知我確定得到肺癌的那一天,我站在慈濟2樓往下眺望,中庭的師姐、師兄正在歌唱三寶歌,眼淚不覺淅淅漱漱的掉下來,心裡思考:「上天為何要給我 接二連三的磨難,絕症奪走了我的父母親,現在又來向我招手」,在醫院整整站了將近2小時。心中隨著三寶歌的璇律慢慢的轉心轉念:若是祂認為我時候到了,那 麼我很快就可以與我的父母見面,未嘗不是一件喜悅的事;若這是祂對我的考題,或許就是要我落實人生價值與意義的時候。內心中也出現一種聲音:「人一生的遭 遇都是上天要對我訴說的話語,這是上天賜給我特殊的禮物與任務」,心理也漸漸平靜下來;而且我比那些天災意外死亡的人都幸運,我可以立遺囑,更可以好好規 劃剩下的生命,心中也慢慢接受罹癌的事實:由悲傷轉為感恩;由失望轉為光明,而心中也決定「將醫療交給醫生,將生命交給上天,心中則留下希望與感恩」。

為了實踐對父親的承諾及留給孩子一些東西,我決定從證實罹癌的那一天開始寫下每天的治療過程及心境,其中也包括對小孩及家人的期盼;如今已持續20個月,我想還會再繼續堅持下去。

整 個療程中,最讓我刻骨銘心的不是化療肉體的痛,而是失去父親的第一年除夕夜:記得除夕的前一天剛好作完大化療的注射,因此從除夕當天一直吐到初五,年夜菜 一口也沒有辦法吃,但是真正的痛苦是從初五以後,因為人的精神漸漸恢復了,人也清醒了,才想起家裡面少一個人,望著他以前紅包提的字(希望我事業順利,家 庭美滿)及和他出遊大陸的錄影帶,思念的情續一下子湧上心頭,結果躲在棉被裡痛哭了將近一個星期。直到如今,每逢節日都還會思念起和父親歡度的情景。

化 療到一個階段後,接下來則是評估是否要手術;台大李教授認為化療效果不錯,因此計劃作肺葉及淋巴的切除手術。住院等待手術期間,因深知手術有一定的風險, 因此寫了幾封遺書給我的太太及好朋友,希望若有萬一,希望能代為撫養3歲的小兒子,並將我的遺產、存款作一適當的交待。事後想不到在加護病房醒來,心中唯 一思考的就是感謝上天的眷戀。

在西醫的法則中,手術後的期別才算敲定;切除的肺葉及17個淋巴節中,因為有一個淋巴節受感染,因此期別判 定為3B(第三期);所以手術後必須再作化療,雖然知到必須再忍受化療的痛苦,但內心深處還是感謝上天讓我手術能順利完成。術後的化療是為了將身上癌細胞 再一次消毒的作用,但是因為術後元氣大傷,所以不管小化療或大化療,也都吐得一蹋糊塗,但心境卻較輕鬆許多。

在化療期間思考自己可能生病的原因,身心靈的自我省悟與調整已刻不容緩;而以前忽略與家人的相處時間及此生未竟之事,都覺悟到應劍及履及,才不會後悔莫及。而上天給我的禮物也在我內心的深處不斷的萌芽。

其中,內心深深體會人生的無常,以往總是以為未來人生還很長,因此往往忽略與家人相處的時間,也忽略讓自己停下腳步,聽聽自己內心的聲音。這場病讓我學會更珍惜生命;也更珍惜與家人相處的每一時刻。

因此每天一定撥出時間與小孩相處,因為在與他相處中彷彿看到父親在我小時候陪我們玩耍的身影,此時我才體會老天爺要我罹癌的意義:讓我體會父親治療 的痛苦;也讓我了解為人父母為子女牽腸掛肚的心情。如果上天要我用罹癌的過程來體會父親對我的愛,我個人認為它不是負擔,而是榮耀。

其次,在生活習慣方面也作了一些調整:在每日早上禮佛後開始運動,尤其是基金會的郭林氣功,不須太大的場地就能達到運動的效果;而作息也漸漸恢復正常,不再像以往有熬夜與吃宵夜的惡習,反而以基金會推行的蔬果5、7、9為飲食的內容。

而在心態及觀念上學會了許多人生寶貴的體驗:
一、 學會放下:以前總是汲汲於追求外在的物質:房子、車子、存款等一切世間的物質;喜怒哀樂也常受外境所影響,因此身心並沒有得到真正的寧靜。得病以後才了解 健康才是人生最大的財富,學會放下心中的執著即是身心健康的第一步。以往總認為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因此常熬夜不愛惜自己,揮霍上天恩賜的生命。得病後, 第一個問題是:「為何是我?!.」對一位不抽煙、不喝酒、無不良嗜好的人而言,似乎匪夷所思。但自己反省自己為何會罹患肺癌!除了先天的基因以外,應與自 己本身的生活習慣(熬夜)與個性(情緒波動)有很大的關係。反省自己的身心靈後,除了西醫的正規治療以外,也從其他另類療法:諸如基金會的音樂治療、氣功 養生、免疫療法及按摩治療等多方面的嘗試,期盼能將復發與轉移的機率降到最低。

二、學會感恩:以前的思考方式總是以我為出發點,因此常充 滿煩惱與情緒的波動,如今在得病治療的過程中,才知道自己的渺小。妻子告訴我不是每一位癌症患者化療均有效:有些人飽受化療的副作用後仍宣告無效,最後只 好送到安寧病房;有些人飽受癌症流竄之苦,最後只能以嗎啡度日;更不是每位患者均有機會手術。因此我才體會到人在上天的面前是如此的渺小,我感謝上天仍然 留我在人間;更感謝周遭親朋好友的鼓勵與照顧。

三、學會佈施與回饋:罹癌後最有價值的事情是了解癌友的痛苦並且能鼓勵他們走出心中的陰霾,記得在廣播中曾聽過徳雷莎修女說過:「當別人需要時,就 是我的職責」;不管是在醫院、在生活中或是在癌症基金會,只要是徬徨無助的癌友或是放棄希望的患者;我都用自己的心得來幫助他們不要放棄希望,因為在我的 心中非常清楚,每一位癌友的背後,都牽繫著家人的期盼;況且藥物日新月益,每多活一天就能給患者帶來無限的希望,而在幫助別人的過程中也讓我漸漸找到生命 的價值與方向。

目前雖然每個月仍要回醫院追蹤、複診;雖然仍在作另類治療–在癌症基金會學氣功、按摩與音樂治療,但漸漸的以回饋與感恩 的心情面對世界,並化作行動,幫助更多的人成功抗癌;此期間雖然在基金會也曾為癌友安然離開世間而潸然落淚;但我誠摯的相信上天要我幫助更多的人,也讓我 為自己與週遭的人寫下許多癌症病患與病魔對抗的感人故事,這是上天給我的神聖使命。

http://www.cancerinformation.com.hk/article_details.php?id=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