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界藥聞】文匯報:美國人驚呼:中藥神了!

華裔科學家孫士銧研制的“華陽復方”將成為肺癌克星
文匯報:美國人驚呼:中藥神了!
■文/駐聯合國記者朱國秋

4 R

孫士銧博士(右二)、王陸海教授(左一)、孫博士母親(左二)與服用華陽復方后痊愈的癌症病人趙立蓉(右一)及其丈夫康先生

新聞提示

憑著老祖宗留下的一本《本草綱目》,喝了30多年洋墨水的華裔科學家孫士銧,潛心研制出了一種專門對付晚期肺癌的“華陽復方”,在美國醫學界引起大地震。美國最權威的處方藥物認可機構FDA証實,這種完全由草本植物提煉的中藥已經通過了該機構兩期試驗,并已于上月獲准進入第三期大型臨床試驗。如果一切順利,“華陽復方”將在今后一兩年內領取美國處方藥物的“通行証”,為晚期肺癌病人帶來福音。

美國主流媒體稱,繼何大一發明艾滋病“雞尾酒療法”后,又一位華裔科學家孫士銧一鳴驚人,以中國傳統的中藥制劑叩開了西方醫學的大門。今年63歲的孫士銧近日接受了本報記者的獨家專訪。

通過FDA兩期試驗刷新美國癌藥紀錄

孫士銧創建的SunFarm實驗室位于康涅狄格州一個叫米爾福德的海邊小鎮,美麗而又寧靜,與著名的耶魯大學相鄰。從1990年開始,孫士銧就在這里和几位同事開始了“華陽復方”的研發工作。實驗室并不大,儀器也是常見的光譜分析儀,但憑著一股要讓中藥走向世界的勁頭,孫士銧已在這里奮斗了12年,并且一步步看到了《本草綱目》揚名全球的曙光。

眾所周知,肺癌是全球頭號癌症殺手,一般早期難以發現,而一旦到了晚期,往往又被認為“無藥可救”。現有醫學資料顯示,全球一半以上的晚期肺癌病人都會在四至六個月內去世,即使采用手朮、化療等治療手段,也只能延長非常有限的生命,而且病人必須忍受極大的痛苦,生存質量很差。孫教授透露,在過去30年里,美國在肺癌晚期治療方面几乎毫無進展,可能也正是這個原因,“華陽復方”的研究成果發表后,尤其是在臨床試驗中取得良好療效后,便立即在美國醫學界引起轟動。

成分精選中草藥美國人拋棄偏見

過去,中藥的療效一直被人質疑,而一旦有人聲稱“發現”某種中藥含有重金屬等有毒物質時,西方主流媒體往往如獲至寶,予以詳細刊登。這種對傳統中藥的“偏見”,讓中藥西化的進程變得異常艱難。然而,性格倔強的孫士銧并沒有因此氣餒或輕言放棄,他硬是憑著扎實的研究功底和無懈可擊的實驗數據,讓西方醫學界領略了中藥的神奇。孫教授感慨地說:“華陽復方是第一個通過FDA兩期試驗的中藥,而FDA是全球公認的最嚴謹的處方藥物認可機構,這已充分証明中藥的魅力和科學依據。中藥西化是中國几代人的夢想,我希望通過華陽復方的闖關成功,為今后傳統中藥占領全球市場邁出關鍵的一步。”

孫教授告訴記者,自他從事中醫研究以來,就一直牢記著2400年前希臘醫學之父希波克拉底斯的名言:不要戕害病人(Donoharm)。因此,他的“華陽復方”中沒有任何毒副作用,所用的材料也都是最常見的蔬菜和中草藥,如黃豆、紅棗、扁豆、山楂、生姜、橄欖、大蒜、韭菜、洋蔥、蒲公英根、人參等,在總共19種植物中,目前已被科學認定具有抗癌物質的就有11種,而且在FDA第一期(鑒定藥品毒性和藥效)試驗中,已被確認為“不存在有毒物質”。

“華陽復方”的英文名稱是“精選蔬菜”(SelectedVegetables),這當然是為了迎合西方人講究健康飲食的生活習慣,與“雞尾酒療法”有異曲同工之妙。孫士銧說:“我不希望西方人有吃中藥的感覺,因為光是解釋金木水火土,就會讓老外暈頭轉向。所以我刻意想出了一個營養食品的名字,所不同的是它能抗癌,并且經過科學論証,這樣他們就能接受。”孫教授透露,“華陽復方”的中文名稱其實也有特殊涵義:“華”,意味著中華民族,而“陽”字本身既是孫教授姓氏的英文諧音,也代表了為肺癌病人帶來曙光。

母親患癌改變志向轉攻中醫初見成效

孫士銧1967年來到美國,在加州柏克利大學主修植物學,他先后跟從的導師包括諾貝爾化學獎得主麥爾文-卡溫和醫學獎得主克利斯蒂安-德-杜佛,從這些大師身上,孫士銧對植物光合作用和生化科學有了初步的了解。然而,几年后,孫士銧的父親因中風病故,卻從此改變了他的想法。“我當時覺得自己毫無用處,植物學不能幫助我挽救親人的性命。于是,我決定改學醫學。”

1971年,孫士銧轉到紐約私立的洛克菲勒大學主修醫學,第一個醫學研究項目就是抗衰老,并首次知道衰老和癌症原來有著微妙的關系。四年之間,孫士銧發表了多篇抗衰老和防癌的研究論文,畢業之后便就職于以癌病研究著稱的紐約西奈山醫院。該醫院有150年歷史,排名全美十大醫院。孫士銧很快便成為一名出色的癌症專家。

不過,那時的孫士銧只接受過西醫的嚴格訓練,對傳統中醫并不太感興趣。直到1984年他母親患上晚期肺癌,才激起他自制抗癌中藥的決心。孫教授回憶說,當時母親已被醫院確診為肺癌三期,這類病人要生存多一年,機會只有20%。母親動完手朮切除腫瘤后,同時接受化療及電療,但8次化療只完成了3次,癌細胞已擴散到腎上腺,導致肺積水,醫生認為化療基本無效。當時看到母親痛苦不堪的模樣,作為孝子的孫士銧就每天熬一些中藥給她喝,只要母親喝完覺得好受些,他就感到十分欣慰。

為了研究母親的病情,孫士銧那時每天都要瀏覽有關文獻,由于他以前學過植物學,也早已熟讀過《本草綱目》,因此很快便掌握了多種中藥和植物的藥理。他花了几個月時間選取了19種有抗癌作用而又不含毒性的植物,將其濃縮后每天煎給母親喝。三個月后,奇跡發生了。母親的體力明顯好轉,肺積水消失,癌細胞也受到控制。主治醫生當即決定為母親進行第二次手朮,并完全切除了腫瘤。這位醫生驚奇地說:“我30年來從沒有發現過這種奇跡,腫瘤完整地包在一起,兩三刀后就輕巧地掉在我手上。”

今年已86歲的孫老太太目前依然健在,而且耳聰目明,行動自如。醫生每年為她進行例行體檢,而她的體內再沒有發現癌細胞。從西醫角度看,這已經算是徹底根治。當初,連孫士銧自己也不敢相信是那些中藥發揮了作用,主治醫生也表示這可能是自然發生的偶然事件。“可過了一年、兩年甚至五年,我母親每次復診都不再發現有癌細胞,我開始好奇。作為科學家,我必須搞清楚原因。”

捷克政府援助研究勢如破竹

1990年,孫士銧和西奈山醫院的另一位華裔教授王陸海開始了連串實驗,利用藥劑中的重要成份喂養有肺癌細胞的白鼠,一周后即真相大白:服用藥劑的白鼠癌細胞縮小了八成。當時他們已估計,藥劑中必然有一些物質可增強人體的免疫能力,并有可能直接對付腫瘤的擴散。

這試驗猶如一針強心劑,孫士銧從此決心要在有生之年探索“華陽復方”的奧秘。當時最讓他頭疼的是以百萬美元計的研究經費,美國一般醫學院不輕易撥款給新藥的臨床研究。然而,孫士銧的運氣相當不錯,一個偶然的機會從天而降,讓他有機會得到了捷克政府的資助。“當時西奈山醫院的醫生見我母親康復得這么好,就推荐一些病人服用我的華陽復方,其中一位捷克病人服用了之后,便多活了4年,而且生活質量相當不錯。這位病人的主治醫生十分驚奇,便邀請我到捷克講學,并游說捷克政府為我提供了研究經費。”孫士銧還透露,他在捷克的20多位病人中,其中有一位就是捷克總統哈韋爾。

美國癌咨會首肯進入第三期試驗

“華陽復方”的研究工作于1992年至1994年間初步完成,其中的酸甜苦辣只有孫士銧自己才能體會。而要經過FDA的三期試驗,更比他想象的要難得多。孫士銧介紹說,一般美國的大制藥廠要想推出一種新藥,必須花費10年左右的時間和5至8億美元的研究經費,而“華陽復方”到1997年完成兩期試驗后,只花了5年時間和100萬美元的經費。

1999年,美國癌症咨詢委員會邀請孫士銧作演講,當他在演講中宣布晚期肺癌病人服用“華陽復方”后平均壽命可長達33個月、比沒服用的高8倍時,與會人士倍感震驚,一致向FDA推荐將“華陽復方”列入第三期試驗。當時,美國另類醫學中心也同意提供有關經費,在FDA的監督下繼續“華陽復方”的研究。2000年2月,孫士銧接受了FDA邀請的12位專家的集體評審,聽完研究報告后,其中3位專家竟然按捺不住激動的心情鼓起掌來。FDA一位工作人員事后告訴孫士銧,這在以前還從來沒有發生過。

2001年10月,FDA根據“華陽復方”的研究結論和小范圍臨床試驗結果作出決定,同意孫士銧申請第三期試驗。但向來做事嚴謹的FDA同時規定,在提交准備充分的研究計划之前,“華陽復方仍不得進行大規模臨床試驗。”孫士銧回憶說,當時我們提供了近千頁的研究報告,心情忐忑不安。一直到今年9月18日,FDA才正式回復說,第三期臨床試驗可以正式開始。“當時我的心情難以形容,因為這是有史以來第一次中藥進入FDA第三期試驗,我感覺我的夢想就要實現了。”

回中國招兵買馬明年7月揭謎底

接到FDA通知的第二天,孫士銧便動身前往中國“招兵買馬”,因為第三期臨床研究要同時收治400多位病人,憑他一個人的精力顯然無法應付,而中國有許多杰出的中醫人才,有的還是博士生,而且實際臨床經驗十分丰富。孫士銧透露,第三期試驗估計將于明年7月正式開始。根據以往的慣例,一般新藥的第三期試驗大概需要3年時間,但生性樂觀的孫士銧表示,“華陽復方”可能要不了那么長時間,神奇中藥的“謎底”將會被提前揭開。

孫教授坦誠地說:“我不希望人們把華陽復方看成靈丹妙藥,因為也有近半數病人服用后不能達到理想的效果。不過,我也想讓世人了解,華陽復方并不是江湖偏方,因為它的背后有強大的科學依據。”

來源:《文匯報》 2002年10月13日
(責任編輯:張莉)

http://www.people.com.cn/BIG5/guoji/25/95/20021013/8409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