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癌】Cincia》勇抗晚期肺腺癌 Cincia要一路玩到掛

【肺癌】Cincia》勇抗晚期肺腺癌 Cincia要一路玩到掛

http://mag.chinatimes.com/mag-cnt.aspx?artid=24530

2014-05-19 

時報週刊第1886期

報導/張雅雯 攝影/陳彥仁、Cincia提供 編輯╱李秋絨

由傑克尼克遜與摩根費里曼主演的電影《一路玩到掛》,描述癌末病友相約進行未了的心願;才30歲出頭的Cincia被確診為晚期肺腺癌後,她想起了這部電影,收起淚水列出心願清單,玩了高空彈跳、考取潛水證照,記錄抗癌心情的部落格也突破16萬人次,成為詢問度很高的網路病家。

三十歲出頭的輕熟女Cincia,每次出現在腫瘤科門診時,總讓人以為是某個病患的家屬,直到聽到護士的談話內容,鄰座的患者才知道彼此同病相憐,還有人瞪大眼睛問:「妳真的是晚期肺腺癌?」

對於Cincia來說,罹患肺腺癌可說是老天開了她一個大玩笑,「我每年都做健康檢查,也沒有任何危險因子,二○一二年二月起突然連續咳嗽好幾個月,就醫檢查肺功能又正常,醫師以為是慢性鼻竇炎引起鼻涕倒流。」半年後Cincia因肺炎住院,醫師使用最強效的抗生素都沒有用,懷疑病因不單純,進一步檢查發現肺部有腫瘤,切片檢查確認罹患肺腺癌。

罹癌,那就切除吧!Cincia這樣告訴自己。但醫師告知是浸潤性肺腺癌,兩邊的肺部都有癌細胞,正子攝影看到的影像就像「滿天星」,且移轉到對側頸部淋巴,手術已不可行,必須改做基因檢測,看看是否符合標靶藥的使用。

「我的運氣真的很背,醫師說沒抽菸的晚期肺腺癌女性患者,六成EGFR基因有突變,可以使用標靶藥,我卻沒有中!」於是Cincia開始接受化療,因病情惡化很快,加上有肺積水問題,Cincia要戴氧氣罩才能呼吸、打嗎啡止痛,還簽了放棄急救同意書,那時她曾覺得死亡離自己不遠。

列出五十個心願

幸好化療對癌細胞有控制效果,Cincia重燃求生意志,她大量閱讀晚期肺腺癌的資訊,發現晚期肺癌的五年存活率為百分之四,「有些人認為這個數字很低,我的目標就是要位於存活曲線的長尾巴上。」面對生命的不確定性,她想起了《一路玩到掛》這部電影,整理出待完成的五十個心願清單。

最早實施的一項,是去年四月開始在部落格撰寫抗癌紀錄,Cincia說:「身為一個病患,我很需要別人的抗癌經驗,我也希望能替其他患者留下些什麼。」她的部落格很快成為肺腺癌患者交流的園地,人氣已破十六萬人次,甚至還有香港的病友,來台約她見面,請益治療心得。

玩高空彈跳潛水

Cincia的心願清單中,有不少是到世界名勝遊玩,她笑說還要努力工作存錢,才能真的一路玩到掛。她去了澳門體驗高空彈跳,也到綠島考潛水證照,這樣的挑戰不影響治療嗎?「我身上有做化療留下的人工血管,醫師叮嚀我小心血管移位,否則回來就必須再開一次刀。」

Cincia笑說如果不是因為罹病,這些計畫可能不會那麼快實現。令她感動的是,許多朋友看到她在部落格公布心願後,紛紛報名認領,要和她共同完成;去綠島潛水時,素昧平生的教練知道她是癌末患者,甚至不收取費用,要助她圓夢。

抗癌至今五百多個日子,Cincia說,不論是一開始的化療,或是現在接受新藥的臨床試驗,嘔吐的副作用對她來說,已經沒什麼好大驚小怪,事實上,受訪前,她才在家裡剛吐過,「化療三十六周後,開始出現抗藥性,很幸運銜接上臨床試驗,換藥治療的狀況還不錯,但我心裡有數,有天當癌細胞又不怕這個藥,就必須再嘗試其他治療法。」

許多人看到Cincia,第一個反應是:「癌末的人氣色怎麼這麼好?」她笑說,誰說患者一定要有「病人樣」呢?她接受自己就是癌末患者,醫療上配合療程,生活上就跟大家一樣努力工作,只是她更確定自己的生活目標,「還有很多心願我要去完成!」

Cincia的蔬果養生法

Cincia最常被詢問的問題就是:「妳吃什麼東西抗癌?」她表示大原則就是不吃油炸物、不吃加工品,天然蔬果則應多吃,以下是她每天補充的蔬果養生餐。

蔬果泥 做法:將青花椰菜苗、苜蓿苗、紫高麗苗、黑芝麻、亞麻仁籽,以及選擇時令蔬果(比如番茄、檸檬、鳳梨、甜菜根、薑等)打成蔬果泥。 食用方式:早餐吃500CC。

五行蔬菜湯 做法:用紅蘿蔔、白蘿蔔、白蘿蔔葉、香菇、牛蒡來煮。 食用方式:早、晚各1次,每次喝1000CC。

糙米茶 做法:將糙米炒成金黃色,再加水煮成。 食用方式:裝水壺外出時飲用,喝500CC。

肺腺癌治療選擇

台北榮總胸腔部醫師陳育民表示,癌症治療走向客製化,以肺腺癌為例,若無法手術切除,會進行基因檢測,約6成患者有EGFR基因突變,可使用對應的標靶藥來治療;若此基因沒有突變,則建議進行化療,且現在又有另一種標靶藥可針對ALK基因突變者,但這類患者比率較少,僅約5%。

陳育民指出,標靶藥讓晚期肺腺癌患者,比過去至少多活1年,即使出現抗藥性,也有機會再透過化療或其他新藥來延命,抗癌不必過度悲觀。